回瑞士不到一個星期接著又回法國渡假兩週,整個真是樂逍遙!

這是我第一個在歐洲的夏天。回來前正值歐洲熱浪 40℃ 猛烈高溫,瑞士風扇、冷氣搶購一空,家裡連支手搖扇都沒有,加上自己又是奧笑連體質,超怕一回來就中暑。殊不知假期第一天,天氣驟變,20℃ 以下的低溫(?)加上毛毛細雨,這…是冬天了吧?望著一卡海灘褲、拖鞋、背心行李,心裡吶喊:噢不~難道兩週都只能在室內度過了嗎?幸好隔天天氣又變回夏天該有的樣子,不然這兩週就糗了。

(這兩週到底做了什麼又去哪,下回再續。)

某天早上醒來,心血來潮的看了一下我的目睭,不看還好,一看大吃一驚,怎麼眼白的部分長了一小塊黃斑!

雖然不痛也不癢,但心裡還是很慌張,我的拿手項目就是自己嚇自己可是外表裝鎮定(有什麼好說嘴的?),跟外子說:欸,你看,我眼睛長了一個東西。然後外子又跟公公說,兩人輪流檢視,但對這個小黃斑完全沒有任何想法。

這天的行程是逛西南法的 Bayonne(巴約納)小鎮,抵達後第一件事是到藥局買藥,在藥劑師檢視後認為沒有大礙,買了一條藥膏讓我點,說應該兩三天後就會消了。到了下午眼上的那塊黃斑絲毫沒有變小或變淡的跡象,外子和公公放心不下堅持帶我就醫。尋尋覓覓終於在某大樓裡找到眼鏡行老闆說的那間眼科,向櫃檯說明來意,讓櫃姊(?)檢視眼睛,然後又請醫生出來檢視一次。好心的醫生即使剩沒多少時間就要開會,但還是咻咻咻的讓我掛號再咻咻咻的仔細檢查我的眼睛,檢查結果是「瞼裂斑」,並不是什麼太嚴重的眼疾,可能是紫外線的過度刺激,開了藥單按時點藥就好。

謝過醫生離開診所趕往藥局,拿到藥的時候心想:不是說沒有大礙嗎?也太多藥了吧!藥單指示,有些一天要點三次,有瓶只要睡前點,有瓶是早晚各一次,看的我實在茫然。但看到帳單時就醒了:診費 60 €,藥劑費 20 €

撇開醫藥費不說,還是覺得比較習慣在台灣就醫,至少醫生說什麼不像鴨子聽雷,不然明明不是什麼嚴重的疾病,在醫生一陣嘰哩呱啦,還是挺不安的。還有,醫生,你為什麼要開生理食鹽水給我?

Anyway,不論你身在何方,不論你去到何處,我要你給我記住(忍不住都唱起來了),大家要好好照顧身體喔!

P8167586.JPG 

By the way,這裡的診所都很隱密,不像臺灣招牌林立,很難找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艾*

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