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知道遲早會遇到,只是沒想到第一次來的這麼快。

上週三午餐後發現下唇內側及下排門齒左側附近的牙齦略有疼痛感,口腔內膜看似無任何異常,連傷口都沒有,只是微血管變得很明顯,心想可能只是吃飯時不注意傷到了而不以為意。除了進食、洗漱時略有痛感外,對生活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困擾。星期五下午照鏡子發現疼痛的部位在下排門齒左側附近的牙齦有一個小白點(約 1 mm),開始覺得奇怪,該不會長了怪東西吧?立馬到了藥局,向藥劑師陳述一下我的狀況,說是很常見的病毒感染,隨即拿了一瓶噴劑給我。雖然買了藥,但心裡還是很不踏實,畢竟該藥師只是聽聽我的描述並未檢視,而且在聽到是病毒時更是讓我整個陷入恐慌。回家細讀用藥資訊,一天六次,用藥當下的疼痛感彷彿身在地獄(當時藥劑師這麼形容),但數秒過後疼痛感隨即消失。用藥後的隔天(週六)仍不見好轉,反而呈現整片的小水泡,更慘的是,它還擴、散、了,從下左側漫延到上左側(即上唇內側左半部),還以為是必經過程(?),持續用藥到週日,它、又、擴、散、了(崩潰),連右側的上下唇內側也佈滿了水泡,一整個心生絕望,上網查了很多,但更是自己嚇自己,還以為得了口腔癌之類的。這幾天睡眠品質更是差到不行,噩夢連連。今早(週一)心一橫,就算醫療費用會貴到腰帶束緊餓個兩天沒飯吃我也要去看醫生(這時候超想念台灣的,雖然台灣的醫療環境被政府搞的一蹋糊塗)。

這是我第一次在國外看醫生,陪著我看病的他也是第一次在瑞士看診。活是劉姥姥進大觀園,搭了公車到了醫院外頭,看著指示牌上寫:NOTFALL(急診,當時根本看不懂),見德文像看天書的兩個人糊里糊塗的亂走一通(雖然我學了一點德文,也沒有很混的把所學的都放到了背上,只是這單字我還沒學到,真的是書到用時方恨少!),隨便的看到門就先走進去問要看診的話要去哪掛號?跟著櫃檯人員的指示,我們糊里糊塗出了門又進了另一個門,看到有人在裡面坐著等,心想應該是這了吧!當時的櫃檯人員都在忙(只有兩個桌子,其中一個櫃檯正在跟一對夫妻說話,另一張桌子是空的),接著另一個櫃檯人員出現,要我們先到隔壁小房間等,輪到我們時會來叫我們過去。

數分鐘後,該櫃檯人員請我們回到掛號處,詢問了我的情況後,得知我是第一次在這看診,跟我要了護照後將我的資料鍵入系統中(神奇的是,系統裡竟然有我的資料,連在蘇黎世的地址都有!!瑞士移民署的系統資料真是齊全,還是本來就是這樣,是我太大驚小怪?),把護照備份後請我們到另一個小房間等候。幾分鐘後,拿著病歷表的分類帽(?)醫生,請我進入另一個小房間(我懷疑這裡根本是蟻窩,超多小房間),詢問我的清況為何、特殊疾病史及是否有任何用藥過敏的情況,評估後她說:我們有一位家醫師,等等帶著你的病歷跟著地上的黃線走到底,將你的病歷放在櫃檯就可以了。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終於等到醫生叫了我的名字,進入診間後,再重新說明一次我的狀況(沒什麼耐性的人下回可以先錄音,然後播放三次),接著用冰棒棍(就是耳鼻喉科醫生看病時用來壓舌頭的那個,本名為壓舌棒,謝謝 Yi-Min 告訴我)仔細的檢視後,問我上週是否有其他異狀,身體是否特別累?近期是否有使用其他藥物?有換牙膏嗎?結論:我無法確切告訴你這是什麼,因為範圍侷限在唇部,可能是因為換新牙膏後造成的過敏,但看起來並不是很嚴重,回家後先停用這支牙膏,並暫停使用藥局買來的噴劑,觀察三天,若沒有改善或是惡化,請再來回診或換其他醫師看診。

呃...牙膏過敏嗎?嗯...至少不是什麼嚴重的疾病就好。

出診間到櫃檯(診間外的那個)待護士(應該吧?)將我的病歷資料建檔後,她陪同我們一起回到掛號櫃檯等候付費。Fr. 100.-(台幣約 3400)換來牙膏過敏、回家再觀察及下回換個醫生看的體驗還真是特別。

跟這裡的醫院比起來,台灣醫院根本熱鬧、擁擠到像菜市場,在每個小房間等候時,安靜的程度我想連頭髮掉落到地上都會有聲音(太誇張)。另外還有一點我超意外,每個來跟你接洽(?)的人,從一開始的櫃檯人員、分類帽醫生、家醫科醫師、護士,在見面的第一刻會先跟你握手問好,要離開時又會握手祝你早日康復,沒這個習慣的我真的表現的很失禮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艾*

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